講日照扶貧故事(2):櫻桃樹架起一條脫貧路

2019-06-12 15:21:00 來源:  作者: 張鑫

(1)眼看著櫻桃産業開華結果,摘著櫻桃的郝瑞書心裏說不出來的暢快。

眼看著櫻桃産業開華結果,摘著櫻桃的郝瑞書心裏說不出來的暢快

 

(2)剛剛采摘的櫻桃顔色誘人。

剛剛采摘的櫻桃顔色誘人

 

(3)在五蓮縣戶部鄉臧家槎河村裏有313名像郝瑞書一樣的貧困人口,通過發展櫻桃産業、資産收益分紅等措施,他們全部實現了脫貧。

在五蓮縣戶部鄉臧家槎河村裏有313名像郝瑞書一樣的貧困人口,通過發展櫻桃産業、資産收益分紅等措施,他們全部實現了脫貧

 

(4)一位來到櫻桃交易市場售賣自家櫻桃的農民。

一位來到櫻桃交易市場售賣自家櫻桃的農民

 

(5)在臧家槎河村的櫻桃交易市場,每天都有外地的商販來收購。

在臧家槎河村的櫻桃交易市場,每天都有外地的商販來收購

  編者按: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日照市湧現出許多擔當奉獻的扶貧幹部、熱心扶貧的各類社會主體和自強不息的貧困群衆,他們共同譜寫了一個個感人的新時代日照扶貧故事。

  自即日起,大衆網日照頻道特開設《講日照扶貧故事》專欄,聚焦脫貧攻堅一線的人和事,爲英雄畫像,爲將來存史,弘揚擔當作爲、自強不息、攜手奔康的新時代扶貧精神。

  日照這些扶貧故事,我用情講,您慢慢聽。

  大衆網·海報新聞日照6月11日訊(見習記者 張鑫)7年前,郝瑞書的腦子裏裝的煩心事倒出來足有一籮筐。“生活不好不說,光借錢供兩個孩子上學就欠下了6萬多元的債。”談起當時的情況,他直晃腦袋。

  如今可不同了,他只需要考慮一件事:種好櫻桃。

  現在他的櫻桃園足有700多棵櫻桃樹,各類品種交叉種植,早中晚期都可挂果。收獲時節裏,在園裏采摘占據了他一天當中的大多數時間,年收入也達到了四五萬元。

  郝瑞書是五蓮縣戶部鄉臧家槎河村借助櫻桃産業脫貧的村民之一。在這個村子裏有313名像他一樣的貧困人口,通過發展櫻桃産業、資産收益分紅、社會幫扶等多種措施,他們全部實現了脫貧。

  但在這之前,郝瑞書的日子“不太好過”。當過兵的他在一次意外中落下了手部殘疾,1984年轉業後便賦閑在家,靠種一畝三分地維持生計。殘疾的右手每到季節交替和陰雨天氣便開始疼痛,這直接導致郝瑞書難以從事高強度的農活,地裏收成不好、脫貧困難也是情理之中。

  “你也不能光靠政府補助你,人還是要靠自己的勞動活著。”他對自己說。成爲貧困戶對郝瑞書來說不是件光彩的事,他覺得自己內在裏還是個有志氣的人,還是想靠自己的雙手吃飯,一直在心裏盤算著幹點什麽。

  槎河曆來有發展櫻桃的曆史,尤其是近幾年,大櫻桃漸漸通過采摘遊、電商渠道市場走俏。2012年,郝瑞書瞅准商機,把自己家的幾畝地全都栽上了大櫻桃。

  他的嘗試恰好趕上了另一個注定不平凡的嘗試:當時,村裏正利用扶貧資金上扶貧項目,免費爲貧困戶提供大櫻桃苗木,還免費幫著栽植、全程跟進管理。

  領到100棵免費的大櫻桃樹苗後,郝瑞書又趁此機會擴大種植規模。他多處咨詢,前前後後流轉了15畝地,全部栽上了大櫻桃,規模達到了700多棵。

  爲了管好這些櫻桃樹,老郝沒少受罪,但他可不是輕言放棄的人。沒錢雇人,他就和老伴兩人自己幹;不懂種植技術,樹不挂果,他就去村裏的電商培訓班聽課,還“厚著臉皮”地把老師拉到自家的地裏現場指導。整地、澆水、施肥、剪枝,郝瑞書哪樣都不馬虎,累得又黑又瘦,最忙的時候,他和老伴一天只吃兩頓,還都是在櫻桃園裏就地解決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門外漢”在櫻桃園裏的摸爬滾打中變成了“土專家”,嫁接、拉枝、育苗、防病蟲等關鍵技術再也難不倒郝瑞書了,他的櫻桃樹也越長越好。2016年,700棵大櫻桃樹陸續開始見果,到今年成果期,年産量已達8000斤,實現收入4萬元以上,這還不算他自建的4畝大櫻桃育苗基地。

  “別看我家櫻桃産量這麽多,我可一點都不愁銷路,村裏建了櫻桃交易市場,每天都有外地的商販來收購,還有很多網上的客戶每天打電話讓摘了寄快遞,根本忙不過來,還得雇人摘。”眼看著櫻桃産業開華結果,摘著櫻桃的郝瑞書心裏說不出來的暢快,臉上也一直挂著笑。“這不,人家訂的這六箱得快點摘完發出去。”

【更多新聞,請下載"海報新聞"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韓依曉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新聞

房産 · 家居

財經 · 酒水

論壇 · 互動

分站  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