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奧運網✅✅✅

5倍倍投|樹的隨想

夢,是人生命中的燈塔。溫暖耀眼的光芒,引領著5倍倍投們推開重重黑幕,抛下迷惘,甩開膽怯,創出獨屬于自己的美麗人生。
——題記
一個生命,從呱呱落地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起,它就懷揣著一朵小小的花苞,名爲夢。隨著時間的前進,不知曾幾何時,這朵小小的花苞早已在我們的心中綻放,深深紮根入我們的靈魂。夢,是不同的;心,卻是連在一起的。正如有些人想當宇航員,在浩瀚的宇宙中探尋未知的奧秘;有些人想當教師,爲祖國的下一代奉獻自己的知識;有些人想當醫生,握著救死扶傷的信念同疾病抗爭。他們的夢的確是不重疊的,可倘若你要問他們夢的起點是什麽,毫無疑問,他們會像周總理那樣,異口同聲的回答道:爲中國之崛起而奮鬥,努力。爲中國的未來而拼搏,進取。沒錯,我們的夢是不同的,可我們的心卻被一種強大的信念緊緊的聯系在一起,那信念就是中國夢!
中國夢,是一個民族的夢。它是偉大的,是值得我們每個人奮力追隨的。朝著那個共同的方向,懷著對中國未來無限美好的憧憬,堅定不移的走下去。我堅信著,總有一天,中國夢將不再是夢;總有一天,中國將會登上世界萬衆矚目的頂峰,傲然臨于群雄之上。如深淵的蛟龍,沖破雲霄,俯瞰衆生!
詹天佑,中國的鐵路之父。憑借著心中對中國的敬仰和不屈不撓的吃苦精神,背負著整個中華民族的夢想,以中國同胞的期冀作爲精神上的扶持,以帝國主義的蔑視作爲身後的動力,硬是用一把鐵鏟鏟除了無數石礫,鏟出火車身下的軌道,鏟平了中國人民焦慮的心結,鏟垮了外國人傲慢的叫囂,鏟起了中國鐵路工程美好光輝的未來!敢問是什麽支持引領著他在重重困難與壓力面前屹立不倒,是對中國夢的信念與堅持!試問是什麽折服震撼了那些帝國主義驕傲跋扈的心與眼球,是中國夢生生不息的精神!
中國夢!一個民族的共同夢想,一個自我誕生就紮入我靈魂中的偉大夢想!
袁隆平,中國的雜交水稻之父。他本是一位在田地中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農民,可卻只因心中懷揣著熾烈的中國夢,他無法對那些饑餓的中國同胞熟視無睹。于是,早在他還是個鄉村教師的時候,他就在心中默默地發誓:我要讓天下所有的百姓都遠離饑餓!這一誓言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中,猶如星星之火,點燃了那宏偉的中國夢!而袁隆平,他也確實做到了。不負衆望,他成功的培育出了雜交水稻,舉世聞名的超級水稻!當他還是一介鄉村教師的時候,他就有顛覆世界權威的膽識;當他名滿天下的時候,卻仍然只注重于田疇。淡泊名利,只因心中的中國夢,他的心中只有中國!
相較于前面兩位偉人,我懷著憧憬的心理,深感自己的渺小。可即便渺小,我卻仍然有自己的夢想,一個與衆不同的夢想!我想當作家,一個妙筆生花的童話作家。我願用自己腦海中無限美好的幻想,通過一只小小的簽字筆,一張白紙,勾勒出一片無風的童話森林,一片不老的世界。我願將自己心中對祖國的祝福,通過字裏行間,通過風趣幽默的故事,傳達給這個社會上建設祖國默默奮鬥的人們。我願將自己心中對災區的憂慮,通過溫暖的童話,通過白紙黑字,點燃災區孩子們希望,喚起他們重建家園的動力。我願……我希望終有一天,我的夢想可以和中國夢聯系起來,中國夢會因我夢想的實現,變得更加豐滿。
然而實現夢想的道路是崎岖的,我曾嘗試著寫過微小說,投過無數次稿件給報社、編輯部,可卻石沉大海。我也質疑過我的夢想,我是不是不適合做作家?我是不是該放棄我的夢想?不,決不放棄!因爲這是我的夢,因爲我心中還有更大的夢想——中國夢!事實上,我也確實沒有白白費工夫,老師發現了我的努力,察覺了我的進步,給了我這次征文比賽的機會。雖然這只是一次小小的作文比賽,可對于我而言,何嘗不是實現我作家夢的一大步呢!
中國夢,我的夢!我堅信著:總有一天,我的夢將不再是夢,中國夢將不再是夢!  

 曾看魯迅文章,記得有那麽一句話讓人費解。“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雖然這種奇奇怪怪的寫作方式我沒用過,而且內心深處並不覺得它像老師講得那般好,但我卻認同那兩棵樹是幸福的,畢竟平凡如此的它們,也如此風光了一把。
  名人筆下的樹,終究是不一樣的。無論其品種如何,姿態怎樣,都有它們獨特的地方,它們不再是普通的樹,也許很多年後樹旁邊還會豎起一面牌子,上書“魯迅先生筆下的棗樹”,于是南來北往的人們都來仰望這棵樹。
  路旁的行道樹,因此就成了對比,似乎成了一種卑微與渺小。車輛奔馳而去過後滿樹灰塵,但它們還是努力站出一種姿態,一種昂揚和靜默的姿態,也努力保持著翠綠。
  想那遠山、密林、深谷和幽澗中的樹,是快樂自由的。也許有競爭的壓力和可能被砍的命運,可至少一生都在爲自己是樹而活,爲努力成爲一棵參天大樹而活。自我,本色,任由風雨飄搖。
  又想到成片種植的果樹,有果農施肥澆水除蟲,生長無憂。可它卻不能肆意瘋長,它們的姿態是果農修剪來的,産值最大化是果農追求的目的,于是,這些果樹被拉枝被修剪,都成了一種模樣,也沒了獨特與個性。
  一直記得校園那條林蔭大道,兩邊魁梧的梧桐樹很是壯觀。那是我對大樹標准的初印象。很多美好的記憶都挂在那樹上了。摘幾片寬大的梧桐葉鋪于草地就可以當坐墊,所以總有三三兩兩的大學生零零散散的坐著,談會小情說會小愛,青春時光就這麽呼啦啦的過去了。到了春夏之時,白紫的花兒填滿枝幹,一串又一串,一團又一團。花兒輕輕的不經意間飄落,一朵,一朵,悄無聲息,看滿地灑落的梧桐花時才要駐足觀賞,看它飄落的樣子,此刻,我們都是詩人,一顆心想要與梧桐花輕輕搖曳在醉人的青春校園。這個季節,滿園幽香。
  可是我無法永遠醉心于梧桐樹營造的詩意當中。心中總是牽念那些卑微的人行道樹,我希望在我行走的路上它們可以卑微到老。可是,城市在擴展,在不停的規劃、設計、建設,棟棟高樓拔地而起,曾經的人行道樹終究沒能伴我一起成長,不會有論證不會有聽證也不會聽樹想要生長的心聲,它們就被砍伐了,就在我上學的路上,早上還迎接我們的樹等放學看到時已倒在路邊,親愛的樹姐姐,你終于沒能陪我初中畢業,霎時間眼中似有淚花。
  總是在說,我們要有我們的城市精神,要有人文氣息,要有的曆史,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人類的生存和發展爲中心的,而樹是不會說話的,沒有思想的,不需要征求同意的。而我記得有文章講到,被譽爲世界最長的空中纜車的澳大利亞“天空之軌”,全長7。5公裏,中途經32個塔台。建造這個纜車時,爲了不破壞雨林生態,纜車的支柱全部用直升機吊裝,過程中從未砍伐過一棵樹,前後耗時40個月。今天的遊人們,滑行在熱帶雨林的上空,壯麗的湖光山色和奇花異卉不絕眼前,你可以眺望整片密麻麻的熱帶雨林,纜車每行駛100米,便有超過80種不同品種的樹木出現眼前。對比一下,我無言,如同那些被砍伐的無言的樹。
  已有的十幾年的生活,各種不同的樹伴我一路成長。它們永遠默默的營造一方綠蔭,在我一顆少年的心中,樹無論品種與用途,也不管它紮根何處,它們與我們相伴而生,它們還承載著我們成長的記憶,承載著一個城市一方村落的曆史。因此,我爲樹書寫,我也願5倍倍投們人類都能視樹爲朋友,與它們在四季對話,那會是自然界最美的音符,躍動在大地母親的胸膛。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