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護士,我爲自己代言,青春靓麗、聖潔美好不是我的代言詞,溫文爾雅、恬靜柔美也不是我的標志,我只願用一顆赤誠之心,用一雙有力的雙手守護你的健康。

晨光氤氲透過枝桠,照亮滿地,心裏油然而生滿滿幸福感。

初始,我向往潔白無瑕的護士服,那是對純潔的向往,入院後方知,這種潔白無瑕也有被汙染的時候。可能不經意間它會粘上體液、血液、分泌物,爲病人翻身拍背,更換床單,這是我們的日常工作,與最初的以爲護士只打針換藥的想法截然不同,我們的工作簡單而又繁瑣,而你可能只看到的是表面。

初始,我膽怯不善溝通,入院後,在與病人溝通時,病人的理解給予我更多的自信,讓我有信心更好的做名護理人,她們會親切的問我“姑娘,還沒吃飯吧?”“姑娘,看你忙了一晚上,真辛苦”。四月花開的季節,總有一束栀子花放于護士站,只因有同事鍾愛栀子花的香味。

初始,我對未來一片茫然,入院後,我漸漸找到歸屬感,滿足感,我熱愛我的工作,像深林擁抱委頓的倦鳥,不訴怨語。這些年聽過也見過醫鬧,也有過病人對我們的不理解,但這些都磨滅不了護理人的熱情,一次次的護送康複的患者出院,一次次的把死亡邊緣徘徊的病人搶救回來,這是生命的希望,這是無聲的動力。

在這裏,我找到我的幸福所依,有了我的娃,有了我的家。他對我說“你戴著口罩,我就認定是你了,因爲你對待病人的態度,一言一行中,我就知道你很善良”。他懂我,而我們尋尋覓覓,無非是想與一個知冷知熱的人相扶相守,同舟共濟,共同抗過生命中的困苦刁難。

有人說,護理是一條不歸路,是的,這是一條我不願歸去的路,這是一條充滿人間冷暖的路,這是一條愛意滿滿的路,如若歸去一無所有,不如體驗這世間百態,晨光與黑暗交替之路,光影停留在蟬鳴與鍾聲中,不理朝夕。

你只聞到醫院的藥水,卻沒看到我的汗水,你有你的選擇,我有我的規則,你否定我的現在,我決定我的未來。 你可以輕視我們的努力,我們會證明這一切不會白費,夢想是注定孤獨的旅行,路上少不了質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樣,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活的漂亮。我是一名護士,我爲自己代言。

堅持心中的選擇和熱愛,就算前方道路曲折,我也會砥砺前行,不忘初心,歸來仍是少女。(隨州市中心醫院心血管內科一病區 程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