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程無憂✅✅✅

新金沙國際手-一事能狂便青春

 誰不期待東方那噴薄欲出的朝陽?
誰不渴望“草色遙看近卻無”的欣喜?
誰不想消除“草色煙光殘照裏”的哀怨?
這一切,都源自對早的向往。有了早,就能欣賞到“雞聲茅店月,人迹板橋霜”的孤寂美;有了早,就能領略到“嶺上晴雲披絮帽,樹頭初日挂桐钲”的奇異;有了早,就能抒發“願乘風破萬裏浪,直挂雲帆濟滄海”的宏願。
于是懂得,早是人生不可缺少的一抹亮麗的色彩,是實現人生精彩的動力。用早來鼓舞新金沙國際手,何須“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悔恨,何須有“黑發不知勤學早,白首方悔讀書遲”的無奈?有了早的激勵,才有了比爾蓋茨微軟帝國的不朽傳奇;有了早的激勵,才有了張瑞敏“全球唱響海爾”的凱歌;有了早的激勵才有了俞敏洪新東方英語學校的繁花似錦。
而失去了早出發,早行動,早成功,很多人只能去搭乘人生的末班車,只能忍灰暗成爲生命的主色調,而不能書寫人生的華章。畢竟,“笑看庭前花開花樓,漫觀天邊雲卷雲舒”是一種超然。但輝煌更是人生最壯美的雲霞,何不用“早”來磨砺自我,磨砺一方明月雲開的壯闊蒼旻?
此一似人,此亦如國。早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條件,是一個社會繁榮昌盛的保證。有了早的激勵,才有了荷蘭“海上馬車夫”的美譽;有了早的激勵,才有了大不列顛“日不落帝國”的勝景。試想,倘若沒有當年鄧小平的高瞻遠矚,做出改革開放的英明決策,只怕中國只能在“文革”的陰影下止步不前,哪裏又有當前的恢宏氣勢?
而同樣,一個國家沒有了早的眼光,只能落後于世界潮流。失去了早,就如同明清時期中華文明無奈的式微;失去了早,就如同戈爾巴喬夫領導下的蘇聯的土崩瓦解。
早是心中不落的太陽,早是心中不倒的信仰。有了早的激勵,又何必再發“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鬓已先斑”的悲音;有了早的激勵,有何必再唱“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的哀曲?
用早激勵人生,用早裝點夢想,去厲兵秣馬,去揚劍試鋒,終會迎來春暖花開的燦然,終會領略江河源頭的勝景奇觀。

 詩人紀德在《先知的花園》中說:“時光易逝,唯有你的青春之心不會老。”
的確,“老去”是自然的不可抗拒的規律,但正如王國維先生那句“一事能狂便青春”,物質會腐朽,但保持一份青春心氣,執著、積極,縱然我們白發蒼顔,心卻不會頹然老去。青春便作爲一種精神存在,萬古不廢。
6月13日即將近來八十華誕的戴尅戎老先生,便是極好的典範。作爲中國工程院院士,享譽海內外的骨科專家,高齡的他仍活躍在科研、醫療第一線。青春之心是他不竭的動力。他說:“我喜歡一切從頭開始,像一個青年人一樣地去工作。”正因如此,他才能像青年人一樣,始終保持對新科技的高度熱情,並將它們運用到醫學領域,不斷發明出類似于“形狀記憶加壓騎縫釘”的“魔術般的金屬制品”。
戴尅戎先生喜歡這樣一句話:“公爵是因爲偶然的出身才成爲公爵,而貝多芬是靠自己成爲貝多芬的。”我要說,是青春心氣使戴尅戎成爲了那個老當益壯、青春不朽的戴尅戎。
青春心氣,是青春不朽的催化劑;是對生和死,青年和老年,人生和宇宙的富有審美情懷的考量。古往今來,曆史化作塵埃,但總有一些人的青春心氣,如炳燭之明,不朽地燃燒著。
我們不會忘記,詩人拜倫懷著少年心氣、青春之心,完成了詩人到革命戰士的角色轉換。我們不會忘記,當傷痕累累的海明威從戰場上退下來,以一種怎樣的執著勇敢、熱情求索,開辟了一條艱辛卓絕的寫作道路。海明威有言:“那時的巴黎對我,是一個流動的聖節。”是啊,一個始終懷有青春心氣的人,他的每一步都將不朽,都是一個流動的聖節。
當《黃金時代》裏那一群理想青年:魯迅、蕭紅、丁玲懷著狂熱用他們的文字呼告曆史的來人;當史鐵生帶著青春的質樸在輪椅上放聲歌唱,新時代的我們有什麽理由失落于生命之將老,而不積極地面對生活?
清華大學有一句口號:“爲祖國健康工作五十年!”作爲初出茅廬的新金沙國際手們,更應當胸懷青春心氣,去營造健康的新世紀!
一事能狂便青春,雖向死而生,但青春不朽!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