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fanmulu/mulu2019/resource.php on line 18
湖南快乐十分,湖南快乐十分历史开奖结果查询_-網易彩票✅✅✅

網易彩票✅✅✅

|去年西湖今夜雨

窗外,雨不知何時悄然而至,一滴一滴落在心裏,使得夜更濃更冷。窗外操場上那棵老梧桐樹,可禁得起冷雨冰霜?

曾經多少個日子,暖暖的陽光,一個人的時候,總喜歡斜靠在操場上樹底下的石條凳上,泡上一杯清茶,帶著一份閑散的心情,靜靜地去讀一本閑書。故事隨著時間在悄悄地展開,心情隨著故事而跌宕起伏,一個細小的情節都會喚起共鳴……忽悲忽喜、忽笑忽哭,憑的是自己看書的心情!其實,每個人都是一本書,一本不同情節不同故事的書……

多少個黃昏,夕陽的余輝無力的在梧桐樹上蕩漾著,掙紮著,那帕金色暈染著山水村落雖美,卻終被即將來臨的黑夜漸漸吞沒。就如窗外頭頂的參天梧桐,枝丫縱橫交錯,往昔花開花落勝雪,花語滿天,卻也逃脫不了樹皮斑駁脫落,零落成泥的事實。

如今,石凳不知所蹤,再也沒有坐在梧桐樹下的閑情了,只能窩在這一二十多平的宿舍裏,借著今夜的雨聲,遙想起去年八月的西湖。

江南的夜,江南的水總是讓人牽腸挂肚。仿佛一夜之間,我獨自昂著頭,狂奔到了杭州,是在那裏丟了什麽?還是在找尋什麽?或是想遺忘什麽?西子張開懷抱擁抱了我。纖手一指,撫慰了我狂躁的靈魂。杭州的大街小巷猶如蒸籠,在西湖卻涼風輕撫,遊蕩在綠樹成蔭的西子湖邊,任由導遊滔滔不竭,仰望著雷鋒塔,心裏有個聲音一直在叫囂——倒吧!西湖的水是眼淚堆積的吧!不信?過夜,你就能聽到西子哭泣的聲音。是許仙?是白娘子?淡淡的心塵,镌刻著一抹無言的淚痕,風柔了,心也濕了。

或許,今夜我也頭枕西湖波濤,懷抱江南“美女”(江南絲綢)。是啊!江南美女在懷的我,背著旅行包,在四十一度高溫的杭州的大街小巷穿梭揮灑,遍尋江南小吃,香汗淋漓如一場場飄著的桂花雨在西子小巷裏留下馨香的痕迹。昔日小籠包流溢的香味在何處?不想將就的我,徒步水巷流連忘返,是依依楊柳那?還是座座拱橋上?

記得離開西子湖畔那夜,四十幾度高溫的杭州下雨了,拖著旅行包,走在街上,身後是一串串模糊的印迹,在雨水沖刷下漸漸隱去了,如昨日逝去的光陰。我在雨中淋漓盡致的前行,仿佛這是一個人的城市,任憑雨飄灑著別離。身後無言的走過的雨巷已是過去了,前面是新的人生旅程。就如包包裏的西湖龍井,將會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暮雨潇潇,西子暫此別過,分離的痛楚總是大于相聚時的幸福。人總是在刻意地追求著什麽,感情一旦付出總是想得到一些回報。一場場分離不忍凝眸,萬種離殇,誰寄雲處?良辰美景,風月依舊,離情正苦,歡聚又在何處?江南的煙雨悄悄細無語,人生的旅程彌漫著變幻莫測的煙雲!

窗外,雨聲成勢,淅淅瀝瀝。去年西湖今夜雨,雨聲淒淒,如去年的西湖夜。

某些時候很是羨慕雲間的一滴雨,穿過風中,滴落在花香裏。雖然無力相伴,卻也傾心相遇。在荒老的歲月裏,守望著一個遙遠的約定,沿途的風景在雨滴墜落的瞬間綻放出了永恒的美麗。風癡了,花醉了,天涯就是陌路?煙雨霏霏,花香袅袅……

冬雨刺骨,痛入肌膚,深入骨髓!生命中的那份痛卻真真實實地存在著,人生的沉浮,有時候需要這份痛來換取一種幸福!無論生命長短,人卻常常處在矛盾中自我割裂,身體裏充滿躁動與狂野,那種被釋放出來的痛在等待中涅磐,在涅磐的苦楚中獲得一份驚喜與愉悅!當生命的塵埃遺落在風中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也在空中遺落下溫馨如花香!

人生是一本書,一本厚重的線裝書!歲月在冬雨的冷峻與清冽中多了幾份凝重,生命總是伴隨著痛而生,或延續或結束。都痛著,無論天涯,無論海角,心寬就好!

 
從小到大,一直對水有種特殊的情感。澹澹之水,阡陌交錯,所到之處,皆是旖旎風景。掬一捧清水,滌蕩不染纖塵的心靈;驚濤拍岸,奔騰出靈魂的剛毅與雄健。愛水,獨愛水之品性,不爭,禅靜,在無爲中醞釀的深沉大智。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曾遊曆過天星橋,天星橋的水應是依石而生,卻又不束縛于石。它潺潺流動千年,孕育出多少峭壁邊的花開花落。只是一瞬的邂逅,卻奈何心有震懾。

  水從冒水潭噴射而出,四散飛濺入石灘,如同白色的珍珠倏地傾瀉而下。這是它初始的撼動,那流觞曲水,占盡風流。然而,瞬間的噴薄欲出,畢竟只是昙花一現。它撞擊岩石,翻起微小的浪花,叩擊潺潺的清響。然後,輕掠過伫立的磐石腳邊,一灣靜水,百轉千回。

  偶爾的細浪跌宕,在岩石並立間的棧道,有的湍急而過,有的奪路而走,有的擊石而起,敏捷躍動,重又彙聚。潭底的青苔,蓬勃出的綠意,在水的清盈中,仿佛也顧盼生輝。

  我小心翼翼地攀爬早已濕潤的岩石,剝開石底間雜亂的石沙,不經意間竟看到一朵小花搖曳生姿,不覺詫異。水流在歸靜後悄然拍打著這朵卑微的花,也許只需細小的碧浪就足以吞沒它。但是每一次水的灑落,都是那麽不可思議地恰到好處。它舞之蹈之,越過突兀的石梁,飛珠迸玉般的水珠,濺落在弱不禁風的花瓣上,褪去,留下滾動在葉片上的晶瑩的露珠。這花雖然無法達到傲視群雄的境界,卻也開得飽脹,那醇濃欲醉的紅經水的沖刷,更顯妖娆。

  水無常形,卻有常情。它固然美,卻從不以此自矜。水性柔順,滋養萬物而不與萬物相爭,有功于萬物而又甘心屈尊于萬物之下。它的無爲而治,正是上善之人所必須效法的。

  要不是一次意想不到的機緣,讓我看到了這水的一瀉千裏,讓我看到這花的昂首怒放,我一定不知道,天星橋中,竟有這樣一段美麗的童話。

  歸根日靜,是謂複命

  任何事物都只有在絕對靜止的情態下才會鑄就永恒。我想,這應該是毋庸置疑的。

  輕斜杯口,讓水無顧忌地從瓶底均勻流出,細小的白色水柱,蒙蒙的熱氣氤氲成恬淡的仙姿神態。在碰擊杯底的一瞬卻又揚起,撞在杯壁,在激起無數水珠後,重又翻折回來,依附著杯壁,跳躍出杯口,跌落時,整個杯中仿若“笑語朗朗”。如此循環往複,上揚、飛旋、撞擊、下落……當最後一絲波瀾平息的時候,杯中,除了微微泛起的漣漪,再沒有了不安的躁動。

  這水,隨杯賦形,依壁而變,曲盡其態。最終的結局是靜好如初。我笑笑,舀起一小勺略帶香氣的白糖,置于杯中,那白色的粉末在觸水的瞬間四散開來,迅疾下落。原本的一杯晶瑩,頓時渾濁。我將目光收近了些,透過玻璃杯,仍是可以看到那些在杯中局促不安、飛速盤旋的碎粒,輕舞出溶化前最後的芬芳。

  我拿起小勺,輕輕地順時針攪拌,就像在完成著神聖的蛻變,每一舉都不敢妄然。等待時,我偷偷地觑了一眼杯中水的顔色,從原先的白至愈來愈淨,直至透明。停止攪拌,只想讓它在完全溶解後靜靜地沉澱,讓那沁人心脾的甜不留余力地滲透到每個角落。

  品一口,唇齒留香,淡淡的甜意,舒展心房。當那清香靜靜地浸潤心田和肺腑的每一個角落時,心靈不由自主地在虛靜中顯得空明,精神不知不覺地便在虛靜中升華淨化,全部的身心將在虛靜中與大自然融合一體。水,只有在靜止中方可溶其物,淨其神,內斂含藏。

  也許,就是應了那句話:“水靜則明燭須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靜伏明,而況精神。聖人之心,靜,天地之鑒也,萬物之鏡。”

  水是至柔至剛之物,來去自如,滋養萬物。亦同佛家說“緣起緣滅”,總不強求萬物羁留,動則氤氳有致、風生雲起,靜則沉澱內斂,堅硬如石卻又內秀如竹。

  上善若水。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