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醫之初,我接診了一位失眠多年的患者,服藥一周效果不明顯;後來患者就診于另外一名老中醫,服藥後效果很好,治療半月之後失眠竟豁然而愈。患者向我反饋這個情況時,我將自己的處方與老中醫處方對比一看,處方思路基本一致,藥物配比也差別不大,很驚訝于爲何基本相同的藥方會有明顯的療效差異,就問患者兩次服藥有什麽不同,患者說:“以前我找別的醫生(包括我)治療失眠,都是一天喝三次;這一次那個中醫告訴我只是睡前喝一次,其他的時間不要喝,果然睡前喝就有效果了。”從那之後,我開始真正的在臨床中重視中藥的服用方法。

最近會診了一位高熱的患者,按照以往多次的診治經驗,患者應該在兩天之內高熱就會消除,但兩天之後主管醫生說患者仍然在發熱,我就問那中藥是怎麽喝的,主管醫生和當值的護士告訴我說是一天三次,而我當時開藥時告知值班護士是要在體溫開始升高的時候每隔20分鍾服藥一次,直至汗出;汗出之後無論還剩有多少藥都可以不喝了。服藥方法的不對直接導致了患者的無效治療。

再看看一些常用的中成藥,從吉林敖東安神補腦液、雲南白藥的風寒感冒顆粒到河南宛西的附子理中丸等諸多藥物,標注的服藥法均非完全完全合乎傳統的規範,甚至有錯誤;北京同仁堂的附子理中丸、調經促孕丸等諸多中成藥看起來還是更加合乎傳統的服用方法,不愧爲“百年老字號”。

下面我們就來談一談傳統中藥的服用方法。這涉及到服藥的時間、服藥的劑量、服藥的冷熱和服藥後的飲食這四個方面的問題。

一、服藥的時間

一般來講湯劑、散劑藥都是避免和進食同時服用,在飯前、飯後,間隔半小時到1小時,丸劑飯後服用對胃腸刺激最小,膏方、口服液空腹服用效果最佳,一般要求不是很嚴格。但是有一部分藥,則不能按照這個方法服用。

首先是驅蟲藥和瀉下藥,要求早晨起來在清晨空腹的時候服用。因爲一方面清晨胃腸道的食物都基本上消化了,胃腸道處于一種空虛的狀態,這一類的藥物容易吸收發揮作用;更重要的,驅蟲藥或者瀉下藥都會産生腹瀉,從服藥到腹瀉中間有個過程,一般可能都要八個小時左右,甚至還要多一點,如果說在晚上服用,夜間那可能就是要腹瀉,就影響睡眠,所以清晨服用就就避免了患者在夜間反複的解大便而導致對睡眠的影響。

其次是安神的藥,一般在睡前半小時服用。如果是早上起來就服安神藥,藥效作用比較強的安神藥會影響白天的工作,藥效比較弱的安神藥在白天服用後,晚上再服療效就會不明顯。

對于急危重症的患者,中藥一般采用頓服的方法。例如考慮感染所致的高熱患者,從體溫開始升高開始,每20分鍾服藥一次,至汗出時停藥;治瘧疾的藥要在瘧疾發作前的兩小時左右服用;危重患者服用回陽救逆藥也是將藥物不定時頻頻頓服,直至轉危爲安,若拘泥于一日2~3次,必致病重藥輕、危亡不救。

調經的中藥,如果是以活血化瘀、疏肝理氣止痛爲主的,在月經前三五天至經期第一二天服用最好,此即“因勢利導”之法,月經後期停服,否則可致月經淋漓不斷;以滋陰養血的藥物在月經幹淨之後服用可使空虛的血海盡快充養;溫補腎陽、暖宮祛寒的中藥宜在經前期服用。

滋補藥一般要求空腹服用,例如滋補的膏方、口服液等,餐前一小時或餐後兩小時空腹時服用吸收度比較高,效果最佳。

幫助消化的藥,消食藥,適合在進食以後一個小時,有利于幫助消化。

對胃或者胃腸有刺激的中藥一般在飯後,這樣可能減輕對胃的刺激或者胃腸的刺激。例如處方中有容易引起嘔吐的乳香、沒藥這一類的藥,可以引起惡心性的祛痰藥,大部分具有活血化瘀、續筋接骨的中藥湯劑和丸劑,都適合在飯後服用。

二、服用的劑量

一付藥就是一劑藥,一般是分2~3次口服,每次100~200ml,在一天內把它服完。如果病情比較急重,一天也可以吃兩劑、三劑都可以;病程長、病情很緩慢的慢性病,不一定一天就要吃完一劑,可以三天服用兩劑,甚至于兩天服用一劑;嘔吐以及身體比較虛弱的患者,可以將藥物濃縮、先少後多、分多次服下,後期可逐步加量;小兒口服湯劑時,應將湯劑濃縮,從而減少服用量,以少量多次爲好,不要急速灌服,以免咳嗆。

在使用峻烈的藥物以及有毒性的藥物時,要從小劑量開始,逐漸加量,取效即止,切勿過量,以免發生中毒反應或傷及人體正氣。

服藥後出現出汗、瀉下、熱降等藥已中病的情況,即可停藥,適可而止,以免出汗、瀉下、清熱太過,損傷人體的正氣,這就是“大積大聚,其可犯也,衰其大半而止,過者死”之意。

三、服藥的冷熱

服藥的冷熱,一般的湯藥都是在溫熱狀態服用,特別是一些對胃腸道有刺激作用的藥物,如瓜蒌仁、乳香等,溫服能和胃益脾,減輕刺激,以達到治療的目的,患者容易接受。

但是有一些特殊的情況,例如發散風寒的藥,一般都會有發汗的作用,這個時候就讓它熱服,而且有的熱服還不夠,可能服用了之後還建議患者喝熱粥,並且馬上叫患者躺在床上,蓋比較厚的被子,促進他發汗來排出邪氣,所以一般發散風寒的藥,常常要熱服;清熱利濕藥、清熱解毒藥、止吐藥等一般來講要略偏涼一點兒服用,並且囑咐患者忌辣椒、牛羊肉等發熱的食物以免使熱邪加重,這就是中醫講的“用寒遠寒”“用熱遠熱”之意,也體現了“寒者熱之”“熱者寒之”的正治之法。

另外就是中醫所謂的“從治”法,就是順從患者病情假象的給藥方法。一般的治療的方法是與疾病的表現是相反的,就是“寒熱溫涼則逆之”,如果病情表現出來是熱性的病證,一般這個藥可以稍稍的涼一點;如果是表現出是寒性的病證,服的湯液稍稍的溫熱一點。但有的患者病情很重,他出現了一些假象,本身是一個虛寒證,但是他出現了假熱的一些症狀,比如說煩躁、顔面潮紅,這樣的一些真寒假熱證,本身它的治療的原則也是“逆之”的,要用溫熱藥,但是在這個時候,如果藥物太溫了服用進去,有的患者容易發生嘔吐的現象,醫生把這種現象叫做“格拒”,在這個時候適當的把藥放冷一點,就不容易發生格拒,這是前人服藥的一種經驗,就是所謂的采用“從治法”的時候,它順從假象,寒性的病用溫熱藥來治療的時候,對于真寒假熱證,那麽藥可以稍稍涼一點;反過來講,真熱假寒服藥的時候,你可以讓它稍稍的溫一點,服用清熱的藥物。

四、服藥後的飲食

在服藥後的飲食方面,除非有特殊醫囑,一般服藥後的飲食均宜以清淡、易消化吸收、溫熱的飲食爲主;忌食生冷、辛辣、肥厚油膩等食物;忌煙酒,少喝茶葉、咖啡等可以提神、興奮的飲品;至于熱毒所致的癰疖瘡毒、血熱所致的瘙癢需忌食牛羊肉等發熱溫燥之品,服用人參後忌蘿蔔等也需注意。

運用中藥治療疾病是一個系統的工程,不僅僅是醫生的辨證處方要正確、藥材的質量過關、煎煮的方法合乎要求,科學的服藥方法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環。清代著名醫學家徐靈胎說:“病之愈不愈,不但方必中病,方雖中病而服之不得其法,則非特無功,反而有害,此不可不知也。”由此可見,如果服之不得法,任憑多麽好的醫生,用再好的藥,療效也會大打折扣。(中醫科  劉 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