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匠藝·匠心】日照鄉土工匠系列——制琴能手郭秀明

2018-12-10 14:14:00 來源: 大衆網 作者: 莊媛媛 宋俪 王明碩 孫瑜澤

編者按: 

“煉器者,匠也。” 新的時代賦予了“工匠”新的定義,“匠”不再局限于傳統手工藝人以及狹隘的“工”的範疇。在藏龍臥虎的民間,在每一個或傳統或新興,或主流或陌生的行業領域,在每一個平凡無奇的工作崗位,都散落著不平凡的鄉土靈魂匠人,以一心,盡一事,畢一生。 

近日,由日照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指導,大衆網日照頻道主辦的“匠人·匠藝·匠心”——探訪“日照鄉土工匠”系列活動已正式拉開序幕。 

日照大衆網記者對極具代表性的人物進行了走訪了解,挖掘人物背後的奇聞趣事,以生動形象的圖、文、視頻形式進行了報道。 

本期,我們走進日照匠人制琴能手郭秀明 

 

 

 

郭秀明在拉自己制作的京胡

每一把琴都需要耐心打磨

 

郭秀明在對琴筒進行抛光 

用蟒蛇皮做的琴皮

郭秀明和安麗麗合作《紅燈記》選段

郭秀明是日照市兩城街道安家三村手工制琴傳承人,今年60歲,從1976年初中畢業到現在,正式做琴已經42年了。

郭秀明的家是日照農村最常見的莊戶院兒,幾乎這個家裏的一大半兒地都堆著制作民族樂器的材料。院落的天井中放置著手工制琴的各種設備,俨然一個開放的工作間,而在屋裏則擺放著各種成品、半成品的手工琴。

據郭秀明講述,他從小到大天天看著父親做琴,就慢慢産生了一種興趣,在上學期間,周末節假日就幫著父親做琴。制作的民族樂器也是多種,有墜琴、二胡、京胡、京二胡、月琴、三弦、板胡、低胡等。

從外表看,這些樂器的結構很簡單,但做一把好琴卻不簡單。如今,隨著工廠批量化的生産,並且手工制琴的工序十分繁瑣,堅持手工制琴的手藝人越來越少。現在的郭秀明,說自己手工做一把好琴得需要近兩個周。

“一把琴包括琴筒、琴皮、琴杆、琴軸、弓、琴弦等,成品的好壞跟木料的選擇關系很大,黑檀木、紫檀木和紅木都是制作琴的最佳原材料。”郭秀明偏愛印度小葉紫檀和明清老紅木。制作墜琴的琴杆時,他用的材料是幾節紅木。郭秀明先借用電刨子做出木料基本的尺寸,但機器畢竟是死的,在這最“粗糙”的過程中,還是要靠郭秀明運用多年的經驗去手工校正。

之後便是手工活了,一位好的制琴大師必是一位好的木匠。郭秀明拿出跟隨了自己多年的木刨子,刨出的刨花見證了郭秀明的手藝,這是工廠的機器做出不來的。木料經過反複的打磨刨平,被郭秀明刷上膠之後粘合固定在一起,固定的過程則需要一天一夜。

用木料拼成了一把琴杆的大體輪廓,就需要郭秀明的各種家夥什大顯身手了。劃線,鑽孔,鋸去多余的木料,用鑿子一點點鑿出一把琴頭的造型,耐心的反反複複的刨平打磨,最初的木料竟如此聽話,變成了精致悅目的藝術品。

琴筒是決定音色好壞的因素之一。談到蒙皮這個步驟時,郭秀明的臉上自豪之意頓顯。“最重要的是這個皮,皮會影響整把琴拉出來的音色,好多人都想來學怎麽蒙皮,這是有獨門訣竅的。”郭秀明說,一把好的二胡就像一個出色的戲劇演員,演繹出來的曲子充滿韻味。郭秀明說自己蒙皮使用的材料也大有講究,就拿現在常做的墜琴、二胡和京胡來說,也是選用整張蟒蛇皮、蛇皮最好的位置。

用木材手工制作的樂器工藝複雜,既要懂木藝,還要懂音律,現在願意學習這門技藝的人越來越少了。這一傳統手藝的傳承問題成了他的一塊“心病”。而郭秀明也表示,自己繼承了父親的這門手藝,一定要從用料到做工方面細致的做好每一把琴,這樣自己才能對得起自己的手藝和良心。

 

【更多新聞,請下載"海報新聞"客戶端或訂閱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移動/聯通/電信用戶分別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106558000678/106597009】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zhuangyuanyuan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新聞

房産 · 家居

財經 · 酒水

論壇 · 互動

分站  策劃